12年来广东共派出10批医疗队援助加纳 架起中加友谊之桥

按照中国与加纳政府间的相关协议,2009年12月29日,首批援加纳医疗队先遣小组从广州出发,踏上陌生的非洲大地。如今,广东已连续向加纳派出了10批医疗队。位于加纳首都阿克拉的中国—加纳友好医院总是人满为患,中医药文化也在此“圈粉”无数。

当中国首批援加纳医疗队的先遣小组抵达加纳时,机场冷冷清清,没有欢迎仪式,加纳方一个人都没来。出发前,作为队长,时任广州市红十字会医院副院长的韦建瑞就预计会有困难,但没想到,最大的困难竟是来自受援国的冷漠和排斥,一开始他们连医院都进不去。

按照两国协议,他们要在西非最大的医院——克里布教学医院工作。但有着西方教育背景的当地医生,根本不想让中国医生介入临床工作。克里布教学医院外科主任要求中国医疗队需先考取当地的执业牌照,还要培训英语一个月。其内科主任更提出要他们“见习”一年,先当“学徒”。加纳卫生部官员也反复劝说医疗队去社区医院工作。

他们想了很多办法。一方面,韦建瑞向加纳卫生部写信说明情况,并与中国大使馆密切沟通,以两国政府协议为依据,据理力争。另一方面,队员们想法设法施展技术,得到当地医生的认可。

中山大学孙逸仙纪念医院麻醉医生李杰仅使用喉镜,就为一个口腔被肿瘤塞满的重病患完成气管插管麻醉,高超技术彻底折服了该院麻醉科主任及现场医护。

在韦建瑞争取下,中国向加纳捐赠了一批输尿管镜等设备。广医三院泌尿外科医生刘平用从中国带来的全套设备,完成了加纳第一台不用开刀的输尿管镜取石手术,短短一个小时就为患者解除了梗阻。

“中国医生,very good(非常棒)!”中国医生一边实力打动了当地医生,一边还联系国内捐赠了大批当地急需的心电监护仪等医疗设备及药品。内科主任态度180°转弯,远远地看到韦建瑞,就热情洋溢地打招呼:“Professor Wei(韦教授)!”

首批队员离开时,是圣诞假期连着周末。从不在休息日工作的加纳方面打破惯例,为他们准备了盛大的欢送仪式。

“那一刻,我可以自豪地说,中国医疗队得到了加纳人民的认可。”时隔多年,如今是广州市妇女儿童医疗中心院长的韦建瑞依然动容。

首批医疗队为后来的队伍打开了局面,积累了经验。至今,广东已向加纳派遣了10批援加医疗队,共110名队员。目前正在执行援助任务的第10批援加纳医疗队,由汕头大学医学院第一附属医院整建制组派,驻扎在由中国援建的中加友好医院。

这里被誉为中加两国合作的结晶,为附近超过40万居民解决了看病难问题。诊室门口,往往坐满了等待就诊的患者,队伍甚至会排到楼梯口。

“61岁男性,患有巨大恶性胃间质瘤,腹部肿胀,病情危重!”4月的一天,医疗队接到求助电线年前在英国受训的时候做过这类手术。”当地医生ZAK没有操刀的把握。

队长庄少惠负责麻醉,手术室护士邹观发用流利的英语协调着手术事宜,主刀医生杨填一边手术,一边给身边的当地医生进行讲解,探查、垫脾、游离、暴露……每一步都有条不紊。

手术顺利完成,病人1小时后苏醒,生命体征稳定。中加友好医院第一例胃癌根治术成功!

这已经数不清是第几个中国医疗队带来的“第一例”。12年来,一批批中国医疗队员给加纳带来了心脏外科、肿瘤摘除、断肢再植等高精尖医学临床技术,解除了无数人的痛苦。

第2批援加医疗队队长林纯莹将中国捐赠的心脏B超、动态心电图充分运用到临床,建立起了心内科病房管理模式。到她离开时,克里布教学医院心内科每月死亡率从11%降至5%。

为了减轻地级市派遣援外医疗队的压力,同时确保医疗队医疗技术水平,在前几批队员的推动下,援加纳医疗队后来主要以广东省内高等医学院校附属医院援派为主,期限也从2年缩短到1年。这一组派模式,被后来的援助多米尼克医疗工作借鉴。

“走出去”“请进来”相结合的工作方法,也在加纳最先探索。加纳的许多医生都曾赴粤培训学习,不少在粤学习的加纳医学生学有所成后回到自己的祖国执业。

根据援外工作特点和当地需求实际,广东还依托援加纳医疗队探索实施了以专科帮扶为切入口的短期援外创新项目,开启了医疗援外新模式——

中国—加纳西非心脏中心合作项目于2015年正式启动,医疗专家们“自带干粮”,为加纳从无到有建立起心血管专科团队;

中国—加纳妇幼健康工程项目对口帮扶中加友好医院,让该院新生儿科护理质量得到大幅提高,2019年新生儿死亡率、婴儿死亡率分别降低8个和7个千分点。

2019年的一次活动中,当地侨领黄某突然晕倒在地。在场的第8批援加医疗队队长刘求红和队员们紧急将他送到附近的私家医院。

可能是脑卒中!刘求红当即向当地医生表明身份,希望采用中医针灸放血疗法。当地医生将信将疑,勉强同意,但全程紧张“监视”。

没有随身携带针灸针,刘求红和队员选用5毫升注射器的针头,在黄某10个手指尖的十宣穴刺入。豆粒大小的鲜血流出,没过几分钟,黄某的意识、知觉就有所恢复,当地医生惊讶地睁大了眼睛。

2018年12月开始,广州中医药大学第一附属医院整建制组派第8批援加医疗队,随后广东省中医院牵头组建第9批援加医疗队,中医药也成为这两支队伍的特色。

首次运用中医放血疗法治疗全麻术后急性咽喉炎;首次运用针灸辅助治疗术后腹胀腹痛,疗效确切;首次用腹针疗法治疗腰椎间盘突出、肥胖……中国医生的神奇针法,在本地居民间口口相传。

加纳百姓至今仍保留头顶重物走路的传统风俗,颈椎和腰椎问题高发。第9批医疗队队员袁锋用电针、温针灸等为附近社区居民解决腰痛问题,慕名而来的患者越来越多。

“袁医生,我们想学习中医针灸。”当地的医护纷纷拜师学艺。通过传帮带,袁锋为当地培养了3名掌握中医特色疗法的医生。

医疗队员刘晨柳施展雷火灸,为腹部疼痛的女性患者开展治疗,获赞连连;医疗队来到加纳最大的传统医学医院,非洲朋友纷纷站起身来,跟着他们打起强身健体的八段锦;他们带来的开胃健脾饮、银荷漱口液等中医药成为“紧俏货”。

在新冠肺炎疫情在加纳蔓延之际,第9批援加医疗队队长石永勇邀请了一批加纳专家参加与国内专家的视频连线,了解中医药抗疫方法。

当得知中药汤剂能有效缓解症状时,加纳疫情防控专家组成员科梅主动与医疗队探讨,中医药应何时用、怎么用。

Tags :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