国家总统阵前战死?乍得不算最惨这位国家总统被乱刀砍死

虽然世界并不太平,总是有仗打,但相比军队伤亡动辄以万计的二战、朝鲜战争、越南战争,现在的武装冲突只能说是小打小闹,阿塞拜疆PK亚美尼亚的战争,就算很惨烈了。

无论是大打出手,还是短促突击,承受伤亡的,多半是小兵小官,死个将军就是大意外。但是,最近出了一个大新闻——4月20日,非洲小国乍得的总统,共和国元帅,伊德里斯·代比·伊特诺(Idriss Déby Itno),居然了!

如果说这位总统是像卡大佐那样,被列强插手,打得狼狈逃窜,然后死于非命,也不算意外。相反,他是占尽优势的情况下“御驾亲征”,前去打击叛乱武装时,被实力弱小的对手反杀——这种死法,可谓窝囊。

乍得,是非洲中部的一个内陆国,面积128万平方公里,比我国东三省略小,人口约1500万,相当于天津市。虽是内陆国,国名却来自于水,即乍得、喀麦隆、尼日尔、尼日利亚四国交界的乍得湖。由于远离大海,又是沙漠气候,乍得还有一个恐怖的名号——非洲的死亡心脏。

乍得的历史不算短,公元前7千年已有人类活动,但并没有发展出先进的文明。1900年,法国开始在乍得殖民,20年后,乍得彻底沦为法国殖民地,从此成为法国的传统势力范围。二战期间,乍得为“自由法国”提供了不少兵员,至今法国仍在乍得有驻军。

1960年,乍得终于独立。但就如很多非洲和中东国家一样,独立后的乍得只是套了一个现代国家的壳,尽管领导人多少受过现代教育,但内政运行的基本逻辑和规则,还是部族政治那一套。

乍得首任总统弗朗索瓦·托姆巴巴耶不敢得罪西方,内部又搞一党制,导致部族冲突严重,自己也在1975年军事政变中被杀。然后就是几派势力争夺权力,陷于内战。

上世纪70年代末,就像刚实现统一的越南要搞印支联邦一样,已经统治乍得北方邻国利比亚多年的卡大佐野心膨胀,支持盘踞乍得北部的“民族团结过渡政府”,想要扮演昔日宗主国法国的角色。

真正的老主人法国当然要管这个事,出兵跟利比亚打了一仗。卡大佐当然不是法军的对手,所以主动提出要撤军,双方在1984年9月达成了撤军协议,有点像甲午战争前大清与日本同在朝鲜的局面。

没想到法国当了一回大清,利比亚也当了一回日本——法国依约撤军(当然是暂时的),卡大佐却悄悄的留下3千人,还时不时的添点人马,法国虽然交涉过,但因为卡扎菲暂时没有行动,也懒得管。

1987年初,卡扎菲动手了。此时利比亚已经部署了8000多军队,拥有300辆坦克,米24直升机和60架战斗机。相比之下,乍得合法政府只有一万多人的军队,没有装甲部队,没有空中力量,甚至没有防空火力,战争结果似乎没有什么悬念。

不过,接下来的剧情,就是军迷们耳熟能详的“皮卡战争”了,当时的乍得政府军得到了美、法的支持,依靠400多辆装有米兰反坦克导弹的丰田皮卡,打起了机械版游击战,刚刚身亡的总统代比,正是在乍得方面的前线指挥官。

代比出身贫民,上过乍得本国的军官学校,又在法国军事学院深造过,取得过飞行员资格,军事上还是有水平的。在代比的指挥下,开着丰田皮卡的乍得政府军神出鬼没,迂回穿插,利比亚军队被皮卡加导弹的组合打得晕头转向,死亡达7500多人,装备几乎全毁,乍得军甚至还反攻到了利比亚境内。

代比一战成名,但也功高震主,被总统哈布雷明升暗降,先去“留洋深造”,后当“总统顾问”,心有不甘的代比只好流亡苏丹。

1990年,由代比组织的“爱国救助运动”武装杀回首都恩贾梅纳,驱逐了因为统治太过腐败和残酷而失去人心的哈布雷,代比成为新总统。有意思的,代比背后的支持者,除了苏丹,居然还有当年的手下败将利比亚!

在对华关系上,代比先是在1997年承认台湾当局,后又在2006年与中华人民共和国建交,此后代比四度访华,最近一次是出席2018年9月的中非合作论坛北京峰会,乍得和国会大楼由中国援建。

代比统治乍得多年,可以说是个铁腕人物。乍得内部虽仍有反对势力,但实力无法与政府军相比,代比也没有线月,在乍得北部边境地带,一个名为“乍得变革与和谐阵线”(FACT)的组织出现了,首领是·马赫迪·阿里(Mahamat MahdiAli),一个小人物。

这个组织一开始只有700多人,后来发展到1500人左右。相比之下,乍得政府军则有3万多人,装备也好得多,FACT并不是对手。但就是这么一支“游击队”,在乍得大选投票的4月11日突然行动,袭击了几处哨所,还摆出了一幅要杀向首都的架势。

刚刚当选,被搅了好心情的代比很愤怒,“御驾亲征”,率军大举北上,要将这股敢于挑战自己的小武装一网打尽。就在19日,乍得军方宣布,取得了击毙300多人,活捉150多人的“大捷”,并且正在总统的亲自领导下“乘胜追击”。

关于代比身亡的细节,目前还没有相关报道。不过军武菌估计有三种可能,要么是走漏了风声,被FACT打了埋伏,精确斩首了;要么是自己托大,亲临前线险地,被FACT搂草打兔子,误打误撞,偶然逮到了大鱼;要么是被自己手下的政敌打了黑枪。

不管是哪一种,反正这位68岁的军政强人就这么戏剧性的终结了,总统大位将由他的儿子,年近40的“乍得北马里干预部队总指挥”伊特诺少将继承,未来的乍得及周边局势将很难预料。

如果回顾历史,国家元首战死沙场,代比可不是第一个。在古代,有英国国王理查一世、拜占庭帝国君士坦丁十一世、蒙古大汗蒙哥、金朝末帝完颜承麟等,就是到了更加先进发达的近现代,仍不免有这样的例子。

1990年,面积只比北京略大的中东小国科威特,遭到了伊拉克的突然入侵。萨达姆统治下的伊拉克,面积和人口都比科威特大得多,军队身经百战,规模庞大,是中东劲旅,完全碾压科威特。

科威特第35装甲旅在仓促抵抗,在准备不足的情况,且战且退,重创了伊拉克“麦地那”师和“汉谟拉比”师两支王牌,仅有的几架战机勇敢起飞,全部被击落,这些抵抗给科威特王室和政府撤离争取到了几个小时的时间。

然而科威特王室也有硬汉,时年45岁的法赫德亲王并没有走,他说:“陛下先走,我留下来与百姓一起,战到最后!”他率领皇家卫队与侵略者血战到了最后一刻,亲王以及他的两个儿子英勇战死。

当时,北京亚运会即将举行,法赫德亲王是亚奥理事会主席,本应到场发言,宣布开幕,表达对中国申办2000年奥运会的美好祝福,然而这份他早已写好的发言词只能由副主席代读了。

法赫德亲王可谓英雄,但下面这位南美小国的总统,可真是把本来很有前途的祖国带上了绝路,还把自己给作死了。

巴拉圭原本是西班牙殖民地,1811年独立后,在第二任总统老洛佩斯20多年的开明经营下,迅速崛起为一个比较先进的现代化强国。

1862年,老洛佩斯去世,其子小洛佩斯接任,这位新总统野心勃勃,有“南美拿破仑”之称,他一心想要从乌拉圭夺取出海口,以及一举解决与巴西、阿根廷的领土争端,为此他做了充分准备,从欧洲采购了大量机枪、400门火炮,甚至还有一支28艘蒸汽船组成的“江军”。

1864年,巴西支持的乌拉圭红党颠覆了巴拉圭支持的乌拉圭白党政府,巴拉圭和平夺取乌拉圭失败了,与巴西关系破裂——宣战!

小洛佩斯向阿根廷借道包抄巴西南部,阿根廷当然不答应,但小洛佩斯根本不理,巴拉圭军队仍然强行进入阿根廷,结果阿根廷也只能宣战,生生给自己作来一个敌人。

当然,事还没完,自知成为巴拉圭目标的乌拉圭,赶紧与巴阿结成三国同盟,共同对付巴拉圭,约定事成之后,瓜分巴拉圭领土。

战争爆发时,巴拉圭人口约30-40万,常备军接近6万。而巴西人口约1000万,军队约2万,阿根廷人口约150万,军队约3万,乌拉圭人口约30万,军队约5千——论战争潜力,巴拉圭处于绝对劣势,但常备军数量一开始却差不多。

于是,小洛佩斯决定先发制人,向巴阿两国主动出击,却未能取得理想战果,自己的“江军”还被灭了。战争打成了消耗战之后,巴拉圭国小人少的劣势暴露无遗,甚至连十岁儿童和老头都被拉上了战场。

当然,南美军队的战斗力半斤八两,仗打了五年多,巴拉圭凭借险要地势坚守,大多时间都是在拉锯。但架不住巴西、阿根廷国大人多,巴拉圭完全耗不起。1869年,在人员和物力几乎耗尽的情况下,巴拉圭首都亚松森被攻陷,小洛佩斯退到山区打游击,又坚持了一年多。

最后,1870年3月1日,已经非常虚弱,只剩一名部下的小洛佩斯与前来搜索的巴西军队遭遇,死于乱刀之下。

这场菜鸡互啄的鏖战,史称“巴拉圭战争”。战后,巴拉圭人口损失达50%,其中90%为男性,幸存人口中男性比例不足七分之一,不得不默许一夫多妻的存在,女性成为社会生产的主力。至于有争议的11万平方公里土地,自然全部失去了。

其实,一个国家的前途,很大程度上决定于其决策短板,尤其是小国,一旦领导人头脑发昏犯浑,国家毁了,元首也完了——小心驶得万年船,不要一条道走到黑,这样的人生智慧,其实也是政治智慧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